北京弘钰博艺术品市场有限公司
BEIJING HONGYUBO ART MARKET CO., LTD.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/
元明清漆器香盒鉴赏
浏览量:
1011

元明清漆器香盒鉴赏

零售价
0.0
市场价
0.0
浏览量:
1011
产品编号
所属分类
精品介绍
数量
-
+
库存:
0
1
产品描述

明中期 剔红胡人图香盒


        盒作蔗段式,直壁平底,子母口,唇边雕回纹一周。盒内髹黑漆,外壁及底以剔红漆工艺装饰,通体雕龟背锦纹,盖面浮雕胡人骑行图案,胡人秃顶高颧骨,杏目无须,身着胡服,腰间束起,双袖舞动,一腿弯曲,一腿跨出,并穿着长靴,作回首状。胯下战马身披铠甲,体型健硕,四蹄腾起,身姿矫健,鬃毛及尾巴随风高扬,栩栩如生,自由洒脱之象尽显其中。整器精致典雅,规整大方,古韵十足,构图舒缓得宜,方寸之间人文雅趣之情尽显,值得玩味。

 

清 剔红福禄寿花卉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盒造型别致新颖,不为多见。子母口相合,盒内髤黑漆,外壁以剔红工艺装饰。盒盖三圆形开光内雕“福”“禄”“寿”三字,间饰牡丹、梅花及并蒂菊,中央六瓣菱花内雕华盖状装饰并凸出;盒壁亦以相同布局及纹饰装饰,仅开光内饰以云鹤纹;圈足隐起,呈六瓣棱花状,内饰龟背锦地纹,与盖面中央相互呼应。

 

清 剔红喜鹊登梅图香盒


        蔗段式,子母口,平底隐圈足,盒内及盒底髹黑漆。盒侧雕回纹,回字形长方,顺时针与逆时针合为一组。盒盖雕喜鹊登梅图,底作回折纹,回纹较长且深,有如绒毛。梅干自一隅向另一侧伸展,并分出细枝,交叉的枝干为简洁的构图增加空间的变化,枝头梅花或怒放或含苞,枝干之上一喜鹊俯首扭头向下凝望,又为画面增加灵动之感,布局清爽,漆色红润,雕工纯熟,枝干与花浑圆,极富设计感。

        作品为典型的清仿明代漆雕器物,此品题材与故宫博物院所藏“明十六世纪·剔红花鸟圆盒”相类,构图画意则较清宫旧藏“明十六世纪中叶·剔红梅花圆盒”相仿,皆枝干花叶细挺圆润,顿挫有力,构图强调枝干交叉、转折角度,故显得清秀文雅。同为清宫旧藏一件“清十八世纪·剔红梅花圆盒”,与本品应属同时期作品,可作参考。

 


明永乐 剔红牡丹花卉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盒呈圆形,子母口,下承圈足。盒内壁及底髹黑漆。盒外壁黄漆地上髹红漆雕饰,盒盖雕一整朵灼灼盛开的牡丹花魁,花朵极尽雍容华贵,花瓣伸张舒卷,千娇百媚,柔丽迷人,不愧花中之后。花间衬托以挺拔的枝叶,漆面起伏婉转,花叶筋脉以阴线刻出,大气之中不乏细腻,物象轮廓清晰。此盒雕工极美,花瓣、花蕊刻画细腻,刀刀入微;周边枝蔓缠绕,花叶翻卷,枝叶肥厚,筋脉舒卷有力,更显华贵雍容,可玩可藏,赏心悦目,实为一件明代雕漆精品。

 


明 剔红牡丹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盒作蒸饼式,唇边子母口相合,盒内髹黑漆。外壁通体髹朱漆剔雕纹饰,两面均工,纹饰如一,以龟背锦纹为地,浮雕牡丹花卉纹,画面中心大朵牡丹花盛开,花瓣伸展翻卷,周围雕枝干柔韧,叶片肥厚,花苞待放。整器髹漆厚重,纹饰特征独具一格,刀工圆韧,藏锋不露,打磨圆润,包浆古润,为典型的明代漆雕作品。

 


明早期 剔红锡胎牡丹花卉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盒为锡胎,形制扁圆周正,子母口相合。盒内髤黑漆,年代既久,浮光尽蜕。外壁髤朱漆,漆色沉稳,包浆厚润。盒身两面均工,剔刻牡丹花卉纹,花叶舒卷多姿,相互掩映,构图紧凑有度,生气盎然。此器雕工细腻,刀法娴熟,具有元末明初雕漆风格,实为一件精品佳作。

 

明 剔红钟馗献寿图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件香盒造型周正,形制规整。盒扁圆形,子母口,盒内髹黑漆。外壁以剔红工艺装饰,钟馗骑于马上,头戴皂帽,须髯如虬,嘴角微笑,神情温和。马儿身躯矫健,四蹄腾空,飞奔向前。马儿前后各有一小鬼,随之而行。盒体周饰方折回纹,刻划清晰,刚劲有力。雕刻细腻,刀法熟练,纹饰构图饱满,层次分明,人物形象逼真,衣纹飘逸,有跃然而出之势。

 

明晚期 剔红高士观瀑图香盒


        盒圆形,蔗段式,通体剔红工艺装饰。盒侧饰回纹,盖面以表示天、水的锦纹作地,雕观瀑图,远山林立,崖石交纵,苍松壮硕,高士于树下席地而坐,神态怡然脱俗,衣带飘逸,远处瀑布飞流直下,一片萧然洒脱的情景,人物线条爽劲洒脱,表情刻画到位,潺潺溪水让画面更深远开阔。

 


明中期 剔红渔翁得利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木胎,形制小巧,呈蔗段式,子母口,圈足。外壁通体剔红工艺雕饰,色泽莹润。内壁及底髤亮黑漆。盒侧作回纹两周,盒盖满铺回折锦文作天,水波纹为水,侧视之,有如星空,光泽熠熠。盒盖面雕一渔翁站立于小舟之上,面带微笑,生动传神。此盒漆色红艳,朱漆层厚,雕琢细腻,刀法古朴深峻,又以多种纹路表现天空与地面的空间层次,立体感强烈。令人玩味心仪。

 

明 剔红布袋和尚图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明中期雕漆以人物为主的作品,多数反应出人物清净、悠闲的生活姿态。人物比例的雕刻偏于高大,以突出人物的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 该盒圆形,蔗段式,外髹红漆,盒内及底髹黑漆。盖以花花卉锦纹为地,浮雕布袋和尚,盒壁雕花卉纹。盒盖布袋和尚呈自在坐于地上,笑容满面。袒胸露腹,形象生动。整器工艺精细入微,为漆雕精品。带木盒包装。

        布袋和尚为五代后梁时期之僧人契此,明州奉化人。因常背负一只布袋,又称布袋和尚。据传他圆寂前留一偈语:「弥勒真弥勒,化身千百亿,时时示时人,时人自不识」,因此契此和尚即为弥勒菩萨化身的说法便广为流传。后世也多以其为题材进行艺术表现。因其“大肚能容容天下能容之事,开怀一笑笑世间可笑之人”的乐观态度而备受喜爱,成为古代工艺品中最喜闻乐见的题材之一。

 

明 剔犀如意云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盒呈蔗段式造型,形制端庄可人,平顶、直壁、圈足,唇边子母口,足内及底髹亮赭黑漆。通体剔犀工艺满雕香草纹,线条流转自然,斜面显露红黑黄三色漆,漆色莹亮温润,构图饱满,堆漆厚薄适度,形制古朴典雅。全器雕刻不作棱角之形,雕刻精细工整,雅致匀称,纹饰造型婉转生动,饱满柔美。明初曹昭《格古要论》卷八:「古剔犀器皿,以滑地紫犀为贵,俗谓之枣儿犀。剔犀又称云雕,其工艺先以两种(多为朱、黑二色)或三种色漆相间髹于器物胎骨上,每一色漆都由若干道漆髹成,至堆栈到相当厚度后,雕刻时,刀锋斜下,剔刻出剑环、重圈、回纹、云钩之类图案花纹,在刀口断面可以看出不同的色层,彩线如带,随着纹饰的轮廓回转,通过打磨后,显出光泽,剔犀成品即成」。此盒将朱、黑、黄三色漆相间髹于器物胎骨上,甚是少见,每一色漆都由若干道漆髹成,至堆栈到相当厚度后,雕刻时,刀锋斜下,剔刻出云钩图案,刀口断面可以看出不同的色层。打磨后,显出光泽,纹饰婉转生动,饱满柔美,可见精工,可藏可赏,极为珍贵。

 

明 剔犀如意云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件剔犀如意云纹香盒与故宫博物院所藏一件“明十五十六世纪?剔红如意云纹圆盒”风格相类。参见《和光剔彩:故宫藏漆》,国立故宫博物院,2008年,页60,图37。

        盒型饱满,唇边子母口,卧足,足内及底髤黑漆。盖面以十字葵花为中心,对称雕如意云头纹四组,线条流转自然,斜面显露红、黑两色漆,朱漆红艳纯正,黑漆细韧如一,为“朱间乌漆”的做法。盒壁亦对称雕如意云纹四组。

        此盒将朱、黑二色漆相间髹于器物胎骨上,每一色漆都由若干道漆髹成,至堆栈到相当厚度后,雕刻时,刀锋斜下,剔刻出云钩图案,刀口断面可以看出不同的色层。打磨后,显出光泽,纹饰婉转生动,饱满柔美,尚有元代剔犀之遗风,可见精工。

 


明万历 剔红荔枝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子母口,以剔红工艺制成,双面满工,一面微凹以作底。两面均以龟背锦文为地,上刻荔枝三颗,荔枝的纹饰各不相同。荔枝纹饰源自永乐宫廷制品,因寓意利及财富,而成为之后的经典装饰题材,漆器、玉器之上皆有使用。盒壁一周亦刻有花叶枝干,枝叶翻卷,生机勃勃。香盒漆色沉稳,包浆均润,全器雕刻、磨制精美,漆层肥厚、刀工犀利,漆质温润光亮,美观精致,时代特征明显。

 

清乾隆 剔红莲花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件作品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清宫旧藏“明?十五世纪?剔红莲花圆盒”相类,应是乾隆时期依照此品化裁而来(参见《和光剔彩:故宫藏漆》,国立故宫博物院,2008年,页58,图35.),可作赏鉴。

        香盒形制扁圆,唇边子母口,矮圈足隐起。盒内及底髹朱漆,外壁以黄漆鱼子纹为地,剔雕红漆装饰。盖面中心作俯视的莲花形,莲花盛开,中心为八角形莲心,内有莲子,周围饰以三组缠枝莲纹,盒壁亦饰缠枝莲纹三组,与之相呼应,所雕枝叶挺拔饱满,伸张舒卷自如,叶脉花瓣纹理均以阴线描绘,极为写实。整器髹漆厚度适中,漆色红艳夺目,雕刻技艺精湛,构图间隙处理得当,并无堆砌繁琐之感,可玩可藏,赏心悦目,实为清代乾隆时期剔红之隽品。

 

明或更早 剔黑牡丹花卉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《遵生八笺》有云:「墨匣有雕红,黑漆匣亦佳……以朱为地,刻锦;以黑为面,刻花。」这是剔黑较早的文献记录。本件香盒便属此类品种。

        此香盒木胎,形制扁薄大方,浅腹,子母口,圈足。盒内及底髤黑漆,外壁以朱漆为地,雕黑漆装饰缠枝牡丹纹,构图舒朗有致,剔雕手法精湛。牡丹风姿绰约,富贵雍容,给人以美的享受,黑色在朱红色底的衬托下越发深沉,又因漆层较薄,边角处理过渡柔和,又显雅丽精致之感,是一件品相佳美极具收藏价值的漆器精品。

        旧配包装及供盒,内附日本藏家收藏说明,并钤「如月庵」圆形朱印。日本円觉寺藏有两件宋代的剔黑香盒,与本品工艺相同。

 


明 剔黑牡丹花卉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形制精巧,盈手可握。金属为胎,唇边子母口相合。盒内髤黑漆,外壁两面均工,朱漆地上髹黑漆雕刻牡丹花卉纹,花形硕大,尚有元代之遗风,叶片肥厚,枝干柔韧,可谓花开富贵。黑色在暗红色底的衬托下越发深沉莹润夺目。

 


明早期 剔犀如意云纹椭圆形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小巧,盈手可握,形制特殊,不为多见。盒呈椭圆形造型,唇边子母口相合,平顶平底,两面均工,通体髤黑漆,正面雕一大朵如意云纹,底面以圆珠为中心,对称雕二如意云头纹,漆层断面可见朱、黄、黑三色漆交替相间,层次分明,刀工藏锋不露,线条圆润流畅,漆色纯正光泽。此盒气韵浑厚的工艺与精巧隽美的造型相映成趣,为典型的明早期作品,可藏可玩,极为珍贵。

        旧配包装及供盒,木盒上写有「唐物玖理香合」并贴有「藤田男爵家伝来」字样。系太阁园香雪斋主人藤田男爵之旧藏。藤田伝三郎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、美术收藏家、慈善事业家,又是一位文人,号香雪。由于拥有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做后盾,藤田之收藏同样盛誉天下。

 


元 剔红对月抚琴图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木胎,呈蔗段式,子母口,隐圈足,造型周正,样式美观。外壁通体剔红工艺雕饰,盒盖顶面以回折锦纹作天,祥云迤逦,皓月当空,层岩垒壁下,一高士身着长袍,依石而坐,对月抚琴,小童侍奉一侧,画面构图和谐,人物刻画生动传神,细观之,似真有琴音袅袅不绝于耳。盒侧上下各雕回纹一周,内壁及底髤亮黑器。

        元末明初之际,漆雕工艺兴盛,多见为剔红花卉、剔犀云纹等纹样,似本品之人物故事图类,实属少见。此盒髹漆厚薄适中,打磨均净,漆色枣红沉稳,漆层细腻,刀法圆润沉稳,不露雕刻痕迹,布局层次分明,把高士对月抚琴之幽远恬淡之情显现无遗,给人以清新、典雅之感,为元代雕漆工艺之精妙作品,极为难得。

 


明早期 剔彩荷塘鸳鸯图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件剔彩荷塘鸳鸯图香盒属明代“红花绿叶”类装饰手法之类,可参考日本德川美术馆所藏两件牡丹花卉纹香盒,参见《唐物漆器—中国·朝鲜·琉球—德川美术馆名品集(2)》,平成九年,德川美术馆,图75,76。

        本品装饰题材与美国Mike Healy收藏的一件明早期的剔红花鸟纹香盒相同,但本件作品工艺更为繁复。参见《迈克希利珍藏中国漆器精品》,(Masterpieces Of Chinese Lacquer – from the Mike Healy Collection),2005年,美国,页64,图21。

        本品香盒小巧精致,秀雅饱满,作子母扣,下承圈足。盒内及底髹光亮黑漆。外壁通体以红漆为地,上施朱、绿二色漆,堆漆肥厚,使于剔作之中形成浮雕效果。盒面中心作鸳鸯一只展翅飞翔,施朱漆,下衬荷花交迭漫卷,似随风摇曳,剔以绿漆,花开茂盛饱满,花苞大小不一,亦以红漆雕刻,盒壁雕四组荷花花卉纹对称分布。通体纹饰色泽以绿漆为底,鲜艳莹润,光亮可人,其间添以花鸟,更添异彩,灵动之气油然而生,极具观赏价值,属明早期剔雕彩漆之隽品。

 


元 剔彩红花绿叶牡丹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  此剔彩漆牡丹盖盒小巧精致,秀雅华美,作子母扣,上施朱、绿二色漆,堆漆肥厚,使于剔作之中形成浮雕效果,雕工精湛。盒面中心作牡丹花纹,施朱漆,花瓣层层绽放,翻折微卷,含羞柔弱却又高贵华美,惹人喜爱。雕琢茎叶图案,间作彩漆施绘,枝叶交迭漫卷,呈现繁密茂盛之势。盖盒色泽以朱漆为主,鲜艳莹润,光亮夺目,其间渐染雕琢绿色枝叶,更添异彩,极具观赏价值。

 


清早期 剔红梅花图香盒

 
        蔗段式盒,子母口,平底圈足,造型周正,盒底及内髤黑漆。盒侧作回纹两周,盒盖满铺回折锦文为地,侧视之,有如星空,光泽熠熠。盒面雕梅花一株,自底端横着而上,枝干交叉,构图简洁又有变化,枝干盛开的梅花居于上方,大小花苞散布四周,布局舒朗。整器漆色红润,雕工纯熟,枝干与花劲挺有力,如书法线条般提顿转折自然,富具生气。

 


明中期 剔红花卉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盒作蔗段式,子母口,盒内及底髹黑漆。盖面以龟背锦文为地,雕折枝花卉,姿态娇美,花叶起伏婉转,饱满多姿,叶脉花瓣纹理刻画自然。盒侧作如意纹一周。器物形制规整,刀法纯熟,纹饰构图富有层次,令人玩味心仪。明代中晚期以花卉为主题的雕漆较常见,此漆盒有条不紊的雕刻手法充分体现了明中期的雕漆水平及风格。

 


明永乐 剔红牡丹花卉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盒盖隆起,唇边子母口,圈足隐起。通体剔雕牡丹纹,花叶密布无锦地。此盒髹漆颇厚,用刀极深,故得牡丹之花肥叶茂,花叶之下露出黄色漆地。所雕牡丹纹样取像写实,而处处圆滑,不见刀锋,正是《髹饰录》所载之:「藏锋清楚,引起圆滑」之刀法。盒身缘壁剔刻牡丹枝叶,具是圆滑藏锋之刀法为之,亦露出黄色漆地。香盒内壁及底部髹黑漆,浮光尽退,是明代早期剔红的佳作。

 

清早期 黑漆嵌螺钿六方倭角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小巧精致,盈手可握,胎壁极薄。作六方倭角造型,平顶直壁,子母口,随形浅圈足。通体髤黑漆,施以薄螺钿,盖面中心作花蒂,六片三角形花瓣绽开,各以不同的锦地纹装点,有皮球花、龟背锦等诸色锦纹,左右交错,纵横成行,金色点点,在繁缛中透出几分规整,雅致可观。盖面四周雕缠枝花卉纹为饰;盒壁满铺菱形花瓣锦纹。盒内底饰宝瓶灵芝装饰。

        五彩螺钿极薄,制作精细,色彩斑斓。薄螺钿取自小贝壳极薄的内表皮,极难剥取,依形磨制,贴嵌到漆地,造就漆与贝的天作之合,成就了螺钿艺术,成为中国古代工艺装饰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。《平山堂诗集》中记有明末清初刘应宾见江千里所制的螺钿杯,赞曰:「螺钿妆成翡翠光,紫霞秋澈婺州香,形态俱美真通太,假寐仍期到醉乡。」

        整器图纹以不同的螺钿天然色泽表现,从不同角度欣赏,可见各种色彩斑斓的珍珠般光泽变化,显示作者驾驭螺钿工艺的深厚功力。

 


明 千里款黑漆嵌螺钿花鸟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圆润灵秀,饱满可人。小器大作,通体髤黑漆,漆色均润亮泽。通体以嵌细密螺钿饰绘纹饰。盖面圆鼓,中心饰喜上眉梢纹,四周以花卉锦纹围成的四组椭圆形开光内饰折枝梅花纹,盒壁亦以相同纹饰嵌饰。盒内底心嵌彩蝶一只,盒盖内中心嵌寿桃纹。足心以螺钿嵌款“千里”。

        江千里,扬州人,字秋水,明末清初漆艺大家,善镌嵌螺钿漆器,技艺精湛,惯以文学名著如《西厢记》、《牡丹亭》中的人物为题材,开创了明代镶嵌螺钿细工的先河。嘉庆时重修的《扬州府志》记录了当时流行的一副对联:「杯盘处处江秋水,卷轴家家查二瞻」。查二瞻就是查士标,康熙初年画山水的名家,即有钱人家都使用江千里的螺钿漆器,墙上挂着查士标的山水画,生活非常雅致。

 

明早期 大漆填金松鼠葡萄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件大漆填金松鼠葡萄纹香盒,呈蒸饼式造型,平顶平底,转折分明,周正隽美。通体髤赭褐色漆,外壁剔刻松鼠葡萄纹饰,并填以金彩,盒面正中所雕松鼠肥硕饱满,趴伏于葡萄藤蔓间,葡萄累累,枝叶繁茂,一片欣欣向荣之象,盒壁装饰缠枝葡萄纹各一周,与盖面纹饰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    葡萄纹作为工艺品装饰题材,最早见于唐代,有海马葡萄纹铜镜,葡萄纹银器等。至明清间更为多见,永乐剔红漆器、成化斗彩瓷器中的葡萄纹饰已脍炙人口。葡萄果实成串成簇,硕果累累,寓意丰收,富贵长寿。松鼠是一种十分可爱的小动物,鼠在十二时辰为子,喻“子”之意,葡萄松鼠纹寓有「多子多福」、「子孙万代」的吉祥祈愿,成为明清时期典型的装饰纹样。此件香盒造型周正隽美,刻划细腻流畅,纹饰灵动且寓意吉祥,予人呈现庄重华美之感。

 

 

清乾隆 剔红福寿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此件清乾隆时期的剔红福寿纹香盒与故宫博物院藏“清十八世纪?剔红瓜瓞瓣式盒”形制极为相类,仅纹饰题材不同,参见《和光剔彩:故宫藏漆》,国立故宫博物院,2008年,页163,图178。

        盒花边形,盖与盒用字母口扣合,合缝严密。盒内髹黑漆,圆盖顶面和侧面连续浮雕佛手纹,地子为回纹,朱色鲜艳,纹饰精美,雕刻工艺复杂精湛,刀法细腻流畅,佛手花卉图案立体感强,富有层次,为清中期典型作品。“佛手”,与“福”谐音,故佛手有抓福之意。谐音福寿,寓意福寿如意。香盒底部是浅雕云纹及花卉纹。

 


清乾隆 剔彩荔枝形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本件小盒与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数件果实形小盒极为相似,雕工及形制均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参见《和光剔彩:故宫藏漆》,国立故宫博物院,2008年,页27,图8。

        此盒锡胎,巧作荔枝之形,荔枝对刨为二以为盒,内刷金漆,外壁深红漆作底,雕龟背锦纹作荔枝果皮纹理,一旁又一小荔枝依附,枝叶自果蒂处依势而下,绿彩作叶,赭彩为枝,红彩染花,以黄彩点缀花瓣、绿叶,花叶筋脉以阴线刻出,生动逼真。整体造型饱满别致,蕴气温醇,刀法婉转多变,锋芒毕露,以生气盎然的枝叶缠绕肥硕的果实,朴中见精,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    荔枝被历代皇家列为贡品,史书上早有记载,更有诗人为其感慨,杜牧的《过华清宫》:「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」说的就是唐玄宗时期,荔枝需快马加急运送,但适逢安史之乱,荔枝竟然比公文还要重要,可见自古荔枝颇受欢迎。

 

清乾隆 紫檀木雕海水云龙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以紫檀木制成,平底,子母口相合,底面髤黑褐色漆。通体浮雕海水云纹装饰,盖面雕三支灵芝云纹,又有苍龙隐现其中,颇具动感。盒内现紫檀木掏挖成盒之时,刻意留取得螺纹,与精致的器表相映成趣,增添拙味。

        此盒特殊之处在于,虽为紫檀之质,因纹饰原髤有薄漆保护,及经年历久的摩挲盘玩,使之仿若犀角之质,十分难得,是紫檀雕刻中一件别具一格的精品。

 

明永乐 剔红牡丹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明代是剔红工艺的成熟期,尤其是永乐时期的作品,构图平衡和谐,雕工圆润饱满,尤其是在植物形雕饰中,层次丰富,边角圆润,厚实并富于立体感。此盖盒便为一例,盖略隆起,圆弧腹微鼓,子母口,盖与盒身结合严密,矮圈足,平底,盒形较大,形制特殊。通体素地雕朱漆花纹,盖面雕牡丹,枝叶繁茂,三朵牡丹花烁烁正开,旁伴花蕾,盒身亦雕牡丹花纹;盒内及底外壁髹黑漆。

        整器花叶布展秩序井然,花形圆满,叶片居间烘托,物象清晰分明,生气盎然。刀法利落,起伏细腻,打磨圆润,刻画流畅,此品有条不紊的章法与精细严谨的工艺,充分显示了永乐一朝雕漆的官造水平。

 

明 剔红荔枝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呈蒸饼式造型,唇边子母口,盒内髤亮黑器,外壁以剔红工艺装饰,两面均工,龟背锦地之上各雕荔枝一株,枝干柔韧多姿,大叶翻卷肥厚,层层叠叠,间隙处理得当,并无堆砌繁琐之感,叶脉刻画亦毫不含糊,所饰荔枝大小不一,虚掩于叶间,荔枝上以不同锦地将五颗果实区别开来。明初之时是中国漆器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,这一时期的剔红器物漆质精纯,雕刻技艺精湛,纹饰题材丰富,其中以花果纹最为多见,尤其是盒、盘器物之上尤喜以花卉为饰,类似本品之通身荔枝纹饰源自永乐宫廷制品,因荔枝利及财富,寓意极好,而成为之后的经典装饰题材,漆器、玉器、瓷器之上皆有使用。此件剔红荔枝纹香盒雕漆技法娴熟,刀锋隐起圆润,细节处理毫不含糊,髹漆肥厚,手头颇重,极为难得。

 


明或更早 剔犀如意云纹香盒


        香盒圆正,木胎,平顶直壁,蔗段式造型,唇边子母口,下承圈足。盒内及底髤黑漆。外壁以剔犀工艺装饰,盖面雕香草文回旋,自然形成的三组如意云头纹为饰,器身亦饰相同纹饰,刀口断面可见朱、黄、黑三色漆交替排列,丝丝密密,极为喜人,髹漆多达百道。全器雕刻不做棱角之形,用刀深峻,线条流转自然,张弛有度,画面布局颇具章法,为元末明初的漆雕特点。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未找到相应参数组,请于后台属性模板中添加
下一个

北京弘钰博艺术品市场有限公司

版权所有:北京弘钰博艺术品市场有限公司    备案号:京ICP1904985685-1号 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北二分